老小区化粪池无害化处理 “臭臭”难题待解

来源:江南体育最新官网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1-05 16:56:55

  随着天气转暖,一些城市的老居民小区化粪池散发的臭味也大了起来。老小区化粪池清淤在不少地方都是个顽疾,如何进一步提升城市“臭臭”的无害化解决能力,考验着城市的管理水平。

  3月25日上午,徐州市泉山区纺南社区,一辆能装5吨粪便的抽粪车,停在社区7号楼前。泉山区环卫清掏工李红雨和两名工友打开一处化粪池井盖,一股恶臭瞬时扑鼻而来。这里的化粪池,已经20余年没有系统清理过了。

  “这算好的,有的粪便板结,人都能站在上面。一下雨,粪水又到处淌。”李红雨拿起铁钩,和工友一起向粪池灌水、搅拌。当粪泥稀释,大家将抽粪车上8米长、10厘米直径的管子插入化粪池,10分钟左右便抽满了一车。不过,由于积粪实在太多,工人们说,后续还要再抽几次才行。

  “我是和大粪干上了。”纺南社区城管主任李保英直言,社区42栋楼,每栋楼前都有一个大化粪池和几个小池,清理难度很大。他们过去曾找抽粪公司,抽一次就要两三百元,而向居民收费,往往很难。去年,区里配置的抽粪车免费到社区服务,化粪池扰民问题终于解决。近一年来,区里仅在纺南社区就陆续抽了105车,四五百吨粪便!纺南社区81岁的居民赵庆章说,“现在社区干净多了,不要为化粪池头大了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每人每天排泄的粪便,以最终需要处理的粪渣计算,平均大约有0.1公斤。徐州主城区150万人口,这样日产粪渣150吨。新建小区能够最终靠“纳管”技术将粪水纳入污水管网,进入城市污水中心统一处理,但大量老小区和公厕的化粪池需要人工清理。

  由政府建立粪便收运体系,是城市管理的一大进步,不过也面临“粪多车少”的局面。徐州市目前由政府新配置的抽粪车,共有15台,分配到6个区,数量有限,泉山区的4台为最多,最少的贾汪区只有1台。

  “我们是人歇、车不歇。”泉山区环卫清掏队队长李文艺说,他们的几台车,每个月差不多共要跑200多个车次。虽然“连轴转”,不过仍然常常顾不过来。

  这就为社会化抽粪企业来提供了空间。徐州绿源环卫工程公司老板胡小峰估算,现在徐州市面上的抽粪车辆大约有100台。他们家两台车,大概每天跑三四次,每车收费三四百元。记者问他,抽完的粪便怎么样处理?他说会排到周边林地里。

  就近排放造成的二次污染现实存在。李红雨向记者证实,他曾见过,有的企业甚至不出社区,就把粪便在这边抽完后,偷偷在另一边排放。徐州市排水管网养护管理处处长张敬玲和记者说,前两年他们发现过几家公司,直接将粪便排到下水道,造成管网堵塞。“我们加强巡查,和环卫部门沟通,最近这样的现象没再发生。”

  去年5月,徐州市城管局出台《关于加强市区粪便管理工作的实施建议》,明白准确地提出“要求各区对辖区内社会力量收运粪便进行规范管理”。不过,业内人士坦言,由于社会企业多是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,监管起来难度很大,目前只能逐步加强引导。

  社会化抽粪面临排放问题,那么由政府组织的抽粪车又是如何呢?记者跟随泉山区的抽粪车,一路从纺南社区来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徐州粪便处理厂,它与同在一起办公的铜山区龙亭污水处理厂形成了联动。

  记者看到,粪车抽粪管与卸料管连接后,不到两分钟便将粪便卸入一个3.5米深、8米长和3米宽的封闭池。经过“粗格栅”设备,去除粪浆内的塑料袋、饮料瓶等垃圾。然后进入料液脱水间,用固液分离机再过滤掉小的石子、沙子。

  “粪便的臭气里有磷、氮等化学元素,我们大家可以用来培养污水厂要用的生物污泥。”徐州粪便处理厂负责人祖国伟介绍,大约经过总共半个小时无害化处理,含水量很大的粪浆变成体积缩小了一大半的干净粪渣,在储存池积攒到少数后将当做垃圾清理。

  记者了解到,徐州粪便处理厂在2014年10月份投运,设计日解决能力100吨。其实,作为创建国家卫生城的必要条件之一,粪便处理厂在各地并不鲜见。2014年,南京在光华门高桥村附近建起首座粪便处理中心,日处理粪便400吨;苏州福星粪便处理厂2004年运营,日处理粪便260吨;宿迁市有机生物处理中心2013年建成投运,形成“区收集,市处理”的粪便收运处理体系。

  不过,祖国伟向记者坦言,现在来处理的都是政府收运的粪便,还没有一家社会企业来送过。成本问题是一大瓶颈。李文艺计算,他们在财政支持下,几辆车一年运转下来,要上百万元。徐州下辖的各个区因为财力不一积极性也不同。而对于社会企业来说,更是不小的压力。“处理厂太远了,来回跑一趟不划算,要是政府有补贴,或者周边能多建几个厂,我们会考虑。”胡小峰说。

  记者从徐州市环卫处了解到,由于选址不易,粪便处理厂难以在就近更多建设。但是,徐州城市粪便无害化处理的方向不会改变,目标是达到九成。这就需要保证财政投入的同时,进一步规范和整合社会车辆,避免二次污染。徐州沛龙沼气资源开发公司董事长周庆运说,如果农民能培养使用生态肥的意识,也会为粪便找到新出路。“我们现在用粪便生产沼气,剩下来的沼渣是有机肥。不过农民宁愿用化肥也不愿用沼渣,因为半液态的沼渣运输不便,使用麻烦,加上用有机肥生产的农产品卖价上也没优势,这两年公司处理后的沼渣越堆越多,目前已超越了2000吨。”



最新文章

江南体育最新官网 | 技术支持:江南体育app下载安装 | 免责声明 | 皖ICP备17020059号-1 | 网站地图